原创太平洋战争第六部之浴血塔拉瓦(二十六)

时间:2019-08-14 03:53:47   来源:网络   作者:网络

原标题:太平洋战争第六部之浴血塔拉瓦(二十六)

8时29分,哈特中校第三营的先锋连率先在“红二滩”登上陆地,日军抵抗极其轻微,美军仅1名士兵阵亡、1人受伤。“喂!伙计们,鬼子人呢?”战士们在海滩上压低身子,互相询问身边的同伴。这些年轻人大都是初次上阵,之前他们听说日本兵个个都是超人,异常彪悍。他们的狙击手枪法很准,几乎弹无虚发。出乎所有人预料,抢滩时响起的零星枪声此时完全听不见了。到8时35分,已经有460名美军士兵和8辆坦克成功上岸。当天美军在“红一滩”卸下913人和82吨物资,“红二滩”1250人、12辆坦克、5辆吉普车、4门反坦克炮和其它作战装备。美军在布塔里塔里岛牢牢站稳了脚跟。

上午10时40分,三营L连报告顺利占领乌基昂贡角。途中他们发现了一个被日军丢弃的炮兵阵地,另一个火力点无人把守,连一个日本兵都没有发现。美国大兵们议论纷纷,“岛上日军是不是已经被我们的炸弹消灭干净了?”唯一一次战斗发生在10时30分,交火中美军无一伤亡,日军被击毙5人。到中午时分,团长康罗伊上校及一营、三营分别在滩头建立了指挥所,先头部队顺利向前推进了1200米。随后师指挥所在距岸50米的滩头建立。12时40分,一营的一个连顺利拿下了弗林克角。

美军之所以能够轻松登岸并站稳脚跟,原因在于石川看到美军势大,断然决定放弃岛西阵地,将主力撤至岛东堡垒区固守待援——援兵注定是毫无希望的。零星枪声来自于那些尚未来得及撤走的少量日军。

按照预定计划,9时23分,第一六五团二营开始向“黄滩”进发。虽然“黄滩”海岸相对平坦,比“红滩”更适合登陆,但这里建有水上飞机基地和两个码头,属于日军重点布防的区域。10时15分,当先头部队的两栖运兵车距岸还有550米时,日军机枪弹射了过来。驱逐舰“菲尔普斯”号、“麦克唐纳”号立即抵前回敬了720发127毫米炮弹。冒着日军的弹雨,美军第一辆两栖运兵车在10时41分靠上了“黄滩”。虽然有2辆坦克不慎掉入了近岸的礁石岩洞,但成功上岸的13辆坦克还是很快帮助步兵打开了局面。第三、第四波攻击部队乘坐的登陆艇无法通过遍布珊瑚的浅水区,步兵只好在距岸270米处下船,在齐腰深的海水中涉水上岸。所幸日军这一带兵力不多,美军才避免了大量身亡。经过一番激战,美军在12时57分顺利控制“黄滩”,付出的代价仅是7人阵亡、12人受伤。美军宣称击毙日军20人,俘虏的35人几乎全是朝鲜劳工。

特纳本预计美军一旦登陆“红滩”,日军势必调集主力前往迎击,如此随后在“黄滩”登陆的美军就可以从背后发起进攻,将日军拦腰截断的同时与从红滩登陆的主力形成呼应,将离开掩体的日军一举消灭在开阔地带。不料石川眼见美军来势凶猛,主动攻击只有死得更快更干脆,于是下令各部逐步退往岛东阵地据守,严禁出击。此举导致美军的如意算盘完全落空。不过美军两路部队成功登陆,仍可迅速向纵深推进分割日军防御。师属炮兵营随后登陆并构筑起可以覆盖全岛的炮兵阵地。因为兵力占据绝对优势,美军最终的取胜已成为一个时间问题。

下午,登陆美军各部继续向内陆挺近。第一营几乎未遭到什么抵抗,第二营在“黄滩”遭遇的日军同样寥寥。让美军感到困惑的是,“日军的主力部队到底在哪里?”在西坦克壕一带,美军终于遭到了守军的顽强抵抗。第一营左翼一个连在距西坦克壕150米处被日军机枪交叉火力死死拦住,无法前进。

在东侧一大片棕榈树林中设有日军的机枪阵地。凯利中校意识到,现在遇到的很可能就是日军主力精锐部队。就在他苦苦思索对策之时,团长康罗伊上校跟上来了。他认为凯利的担心纯属多余,树林里充其量只有日军零星狙击手而已。康罗伊决定调坦克前来增援,协助C连连长柯蒂斯上尉拿下阵地。凯利提醒团长,树林和礁湖海岸间过于狭窄,使用坦克可能误伤右翼进攻的友军。康罗伊对凯利的提醒置若罔闻,径直转身调集坦克去了。

糟糕的地面状况和蹩脚的通讯导致美军坦克的行进异常困难。由于登陆之前并无明确指挥权限,坦克兵只愿接受直接上司的指挥,对步兵请求支援的呼叫置之不理。上午9时第一辆坦克已经登岸,但直到下午14时30分,前线步兵才看到它们从后边晃晃悠悠跟了上来。1发海军舰艇的炮弹在主干道上炸出了一个大坑,美军填平这个坑就花去了整整一上午的时间。现在,连调集坦克也要康罗伊上校亲自去才行。

就在团长去调动坦克期间,凯利亲自前往棕榈树林前察看,发现敌情比预想要严重得多。在柯蒂斯上尉“卧倒”的惊呼声中,凯利本能地趴了下去,日军机枪子弹从头顶飞过,一排长丹尼尔•努内利少尉中弹倒地。一名士兵手臂中弹,倒在地上大声呻吟,随康罗伊一起来到前线的随军牧师约瑟夫•米尼试图上去提供救助,他的前胸和手臂接连中弹。幸运的是,他上衣口袋里的勋章和身份牌替他挡住了子弹,米尼牧师大难不死。但是另一名试图抢救牧师的美军士兵却被日军机枪子弹放倒,另有还有7人受伤。

随后康罗伊带着4辆坦克前来增援。昂首阔步向前走的上校招呼步兵一起跟上。还没等凯利发出提醒,1颗子弹已经射中了他的眉心。下午14时55分,登陆美军失去了最高指挥官——这是“电流行动”美军地面战斗中阵亡的最高军衔军官。得知康罗伊阵亡的消息,拉尔夫火线下令凯利接替团长职务,副营长詹姆斯•马霍尼少校顶替营长职务。

眼看强攻不利,使用坦克、迫击炮或手榴弹又可能伤及友军,凯利索性对这片树林置之不理,只用几挺机枪加以封锁,其余各部迅速扩大防区,肃清周围的日军小股部队。美军清剿行动中碰到的大部分是朝鲜劳工,他们见到美军就会立即投降。除树林中那部分被完全孤立的日军之外,美军在登陆当天完全控制了西坦克壕一带。

虽然日军的抵抗远远称不上顽强,但首次出战的第二十七师还有无法快速取得突破。特纳的命令是争取一天时间肃清全岛,以使舰队尽快撤离近海,这对拉尔夫来说无疑太困难了。参战陆军部队习惯于在炮火掩护下步步推进,一遇日军阻击,有时甚至只是几个狙击手,他们就会停止不前,等待炮火将其消灭后再继续前进。后来大家听说连团长都被日军狙击手干掉了,各部推进的速度更加缓慢。日军在岛上修建的大量机枪火力点大大迟滞了美军的推进速度。到下午17时20分,新任团长凯利下令停止进攻,各部就地构筑防御阵地。这一命令在18时得到了拉尔夫的确认。

登陆艇上的美军士兵

第27师师徽

陷进弹坑的美军坦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