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宽带100万元打包转让!很多重庆人都用过,曾为全国最大民营宽带运营商

时间:2020-09-08 19:09:31   来源 网络   作者:网络

  近日,鹏博士电信传媒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关于子公司股权转让的公告称,公司拟转让全资子公司长城宽带网络服务有限公司、河南省聚信网络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沈阳鹏博士网络服务有限公司、浙江鹏博士网络服务有限公司的100%股权,转让价格合计100万元。而此前,长城宽带估值高达14.24亿元。

  仅仅8年时间,估值暴跌并被低价甩卖,长城宽带发生了什么?

  曾估值14亿的长城宽带,被100万元卖掉

  9月4日,鹏博士电信传媒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鹏博士)发布公告称,公司拟将旗下长城宽带网络服务有限公司、河南省聚信网络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沈阳鹏博士网络服务有限公司、浙江鹏博士网络服务有限公司的100%股权转让给中安实业投资(深圳)有限公司,转让价格合计100万元。本次交易完成后,鹏博士仍将保留在北京、上海、深圳三个城市的互联网接入业务。

  这笔交易中,最受关注的无疑是长城宽带网络服务有限公司。天眼查数据显示,长城宽带网络服务有限公司成立于2000年,注册资本为9亿元人民币。2012年,鹏博士前后共耗资约17亿元买下长城宽带。

  2011年11月份,鹏博士以10.84亿元的价格受让了中信网络持有的长城宽带50%股权及4.84亿元债权,其中50%股权作价6亿元。交易完成后,鹏博士与中信网络各自持有长城宽带50%股权。

  一年后,鹏博士与中信网络有限公司就长城宽带50%股权转让事宜签订了《产权交易合同》,产权转让价款人民币71200万元。按此价估计,长城宽带彼时估值14.24亿元。

  8年时间,长城宽带估值从14亿元暴跌到打包价100万元,不足曾经的零头。

  去年亏损26亿元,市面上已难见踪影

  长城宽带被低价转让的背后,是其巨额亏损以及日益下滑的市场份额。

  作为曾经全国最大的民营宽带运营商,长城宽带用户曾高达上千万,地推遍布各个小区,深受消费者喜爱。

  重庆消费者王耀是长城宽带的早期用户,大约17年前,他家刚接通宽带时就是用的长城宽带。“我记得长城自己还做了一个视频网站,上面有很多电影电视剧,用户可以免费看,但就是有点卡。”王耀说,后来他们搬家,新小区没有接入长城宽带的光纤,就换了宽带服务商。

  记者致电长城宽带的业务办理点,该办理点负责人表示,他们同时也代理移动宽带业务,若长城宽带不能办理,可帮忙办移动。

  8日,上游新闻·重庆商报记者在江北区、南岸区走访发现,长城宽带覆盖的小区较少。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在一些新小区长城宽带覆盖率低,“新小区开发商一般会安装驻地网,即一根光纤可接电信、移动、联通、广电的宽带,但接不了长城的宽带。”

  市面上难见踪影,长城宽带亏损严重。数据显示,长城宽带从2016年起利润开始持续下滑,成为母公司业绩的拖累。公司的在网用户自2017年起连年下降,长城宽带也从2018开始转为亏损状态。

  鹏博士最新公告显示:长城宽带2019年营收为20.8亿,亏损26亿元;2020年1-6月,营收为8亿元,净利润为-5700万元。

长城宽带100万元打包转让!很多重庆人都用过,曾为全国最大民营宽带运营商

  缺核心竞争力、业务单一是淡出市场主因

  一直以来,长城宽带以低价策略占领市场。

  “办长城的宽带就图便宜,当年价格只有其他家的一半!”曾是长城宽带用户的崔女士说,在10年前,家庭一年宽带费动辄上千,而长城宽带一年只要几百元。

  但随着2018年国家宣布全面提速降费,三大运营商主动开始提速降费,长城宽带没了竞争优势。

  上游新闻·重庆商报记者看到,长城宽带新办100M宽带一年需650元,而移动、联通、电信则将宽带与移动电话绑定,以移动业为例,办理100M宽带一个月承诺最低手机资费消费58元,相当于手机消费58元宽带免费送。

  鹏博士也称,近年来,随着互联网接入市场的竞争逐年加剧,行业ARPU值(即Averag Revenue Per User,每用户平均收入)持续下滑。

  上游新闻专家顾问江瀚表示,移动互联网时代单纯的宽带运营商终究会被淘汰。“前互联网时代,宽带是大家生活必不可少的基础设施,但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流量也很便宜,大家早已经习惯了用移动互联网的方式上网,宽带已不太中重要。同时三大运营商用手机和宽带绑定的方式做市场,这样价格比单纯的宽带生意低多了,进一步占领市场份额。”

  此外,长城宽带还缺乏核心竞争力。

  江瀚分析,在长城的业务模式中它仅仅是一个二级宽带运营商,即长城宽带不能搭建骨干网线(城市之间),只能搭建大型局域网。

  “举例来说,长城宽带不能搭建上海到杭州的网络,但是可以搭建你家小区和隔壁小区的网络,其主要的业务模式就是租用三大运营商的网络。”他表示,此前,长城将各个小区各家各户那里拉一条线,搜集各个用户的需求,打包成一个总需求,再根据总需求去三大运营商那里租带宽,但每个人用宽带的时间都不一样,整体租的带宽肯定小于各家各户的总和,造成宽带超售,用户容易卡顿。

  诸多因素叠加,长城宽带的市场进一步压缩,到如今被低价转手。

(文章来源:上游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