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带病也能互助!“病友互助计划”:水滴互助的一场有情怀的社会实验

时间:2019-09-11 17:33:03   来源:网络   作者:网络

原标题:带病也能互助!“病友互助计划”:水滴互助的一场有情怀的社会实验

但凡朋友圈里看到有朋友在帮亲戚朋友用水滴筹筹款,郭金龙都会捐上一些,他现在已经捐出去了近千元。

“水滴做这样的活动,是一个利国利民的大好事情。”郭金龙说,相比大病筹款(水滴筹),网络互助为用户提供更多的保障,尤其对中低收入阶层人群来说。

水滴筹和水滴互助同属于水滴公司,水滴公司创业三年以来,已经成为互联网保险保障行业的“独角兽”。

郭金龙是中国社会科学院保险与经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中国保险学会副会长,他掌握的数据显示,过去两三年里,以水滴互助、相互宝为代表的网络互助行业发展快速,已经构成了中国保障体系的第三极

目前,相互宝、水滴互助等几家网络互助平台的会员累积超过了2亿,成千上万个家庭获得保障。其中,水滴互助受助人数最多,目前超过6200人,划拨互助金超过8.5亿元。

网络互助,降低了大病保障的门槛,也提升了大众风险保障意识。高增长背后,反应出来的是广大人民的健康保障需求。

“我们老百姓健康方面的需求是非常大的。”郭金龙认为,网络互助行业,从本质上为人们提供了一个更多的保障。尤其是在下沉市场,对中低收入阶层人群来说,几万、几十万的保障,真的是可以救命的资助。

下沉市场,也是水滴公司发力深耕的重点市场。过去三年里,水滴公司的业务加速下沉,与拼多多等公司一起被媒体称为“下沉市场四大天王”。

但在下沉市场里,水滴互助的工作人员经常会接到很多用户的咨询,询问他们得了白内障、乙肝丙肝等还能不能加入互助计划。虽然很多人得的是轻微慢病,但按照市场上现有的健康保障规则,很多人失去了获得互助保障的机会。

为此,水滴互助经过了一年多的探讨研究,于8月28日推出了针对轻疾、慢病人群的互助产品—“病友互助计划”。

水滴公司创始人兼CEO沈鹏说,过去一年,公司里一直在反复讨论,病友互助的事情,到底做还是不做。要论需求,这个群体非常大,至少是上亿人,是有硬需求的。但是,该怎么定价,市场上还没有先例,人们得到的性价比怎么样也不清楚,现在只能边做边看。

但是,水滴互助可以保证,不赚利差的,没有额外的费用,所有的人分摊的钱会用在他们的身上,流向应该要去的地方。“总之,我们希望未来要在供给侧提供更好的产品,要有所担当,有所创新。”沈鹏说。

大市场的大需求

从2013年开始,国内健康险发展非常快,每年增长都在90%以上。今年上半年,健康险业务总量达到了4千个亿,已经超过了车险,成为第一大险种,而且这种趋势还在继续。

快速发展的背后,是广大人民群众的需求。

郭金龙分享的数据显示,目前我国的医疗保障体系主要分为三大块:职工,居民,农村。到去年底,全国参加城镇职工医疗保障体系3亿多人,城镇居民保障体系覆盖了8.9亿,新农合覆盖了1亿多人,加起来达到13.5亿人,覆盖面达到了95%以上。

但是,另一方面,医疗保障体系仍存在严重不足,医保政策公平性和多样性有待提高,存在异地看病报销不方便,落后地区基金不足,医疗保险的资源分布不合理等问题。

而且,商业保险虽然发展迅速,但是整体的覆盖率仍比较低。目前,我国医疗的费用实际上高达5、6万亿元,现有的医疗保障体系,包括基本养老保障体系和商业保险保障体系,只能覆盖其中的一部分,还有大部分需要个人承担。

对于低收入阶层,他们个人承担的部分,成了生活的巨大负担。国家卫健委披露过一个数据,中国有4千万贫困人口,其中因病致贫的人占40%。

水滴公司创始人兼CEO沈鹏

“水滴希望通过水滴互助,加速水滴健康保障业务下沉,覆盖更多的人民群众。”沈鹏说。截至2019年6月底,水滴筹已为经济困难的大病患者免费筹得200亿元的医疗救助款,超过2.5亿人、6.5亿人次参与了捐助。

网络互助的出现,解决了中国保障体系的最后一个短板。”西南财经大学副教授完颜瑞云认为,网络互助,补充和完善了我国多层次的医疗保障体系,填补和提升了中低收入人群的健康风险保障能力。“它是一种社会活动,不是经济行为,它最重要的是不以盈利为目的,它的标的可以是人身和财产,保险是借助了互助的特性,一人为众,众为一人。”

虽然互助形式,存在已久,最早可以追溯到古埃及修建金字塔的石匠,古罗马的士兵。但在网络互助行业,中国的创新,走在了世界最前列。

从2016年开始,网络互助平台的数量在高峰期一度逼近300家。2018年年末起,蚂蚁金服、美团、滴滴、苏宁、京东、奇虎360等互联网巨头也纷纷进入网络互助行业,网络互助行业开始出现分水岭,呈现寡头格局。

“我认为,这是非常好的形态,只有这些非常有实力的一些人,一些平台一块儿去做,抱着对市场负责、对自己负责的精神,真正的做这个事情,虽然是寡头但是能把市场做的更好。” 西南财经大学副教授完颜瑞云说。

一场有情怀的社会实验

在实际运营中,水滴互助发现,经常有用户询问,乙肝患者可不可以加入抗癌保障,得了糖尿病能不能得到抗癌保障等。在2018年上半年,水滴至少接到了超过3千个用户通过电话、微信等方式,询问如果得了慢病是否可以加入抗癌的互助保障。

“根据我们过去的经验,每一个客服咨询后面,意味着成百上千个真实需求。我们认为,每一个反馈后面都是巨大的真实的社会需求在后面。” 水滴公司合伙人、水滴互助总经理胡尧说。

统计显示,中国人口体系中,大概只有15%的人是世界卫生组织定义的健康人群。有15%的人是疾病状态的人,同时剩下的70%的人是属于亚健康的状态。

而市场上的疾病保险,大多数是针对健康群体的。显然,一款完全针对健康体的保障,并不能充分的满足更多人群的保障需求。

今年,某互助平台上就发生了多起因为申请人有其他疾病史而被拒绝赔付的事件,并引起了社会上广泛的关注。

比如,今年初,某互助平台成员唐某因意外跌入深沟,陷入重度昏迷,家属申请赔付10万互助金。但理赔调查发现,唐某因皮肤炎长期服药激素类药物,不符合健康告知要求,调查员给出的初步审核意见为不赔。虽然家属不认可调查员结论,启动了赔审团,但最终陪审案件维持了调查员的判定:不给予互助金。

类似的事件有很多。

医学文献和临床上数据显示,带病群体患癌的风险比健康人更高。比如,我国现有糖尿病患者超过1个亿,糖尿病前期人数接近5亿人,而糖尿病患者当中肿瘤的发病率非常高,肝癌、胰腺癌等发病率是普通健康人的2倍。从需求上看,带病群体应该是更加被保障的一个群体。

但是,从保险公司的角度,在精算法则下,为了保证收益,会尽量把患病风险更高的人群排除在外。因此,现有市场上关于带病群体的保险供给非常少。

“从需求侧出发,我们能做一些什么,让他们(轻疾、带病人群)有保障,这是我们病友互助计划的初衷。”胡尧说。

水滴互助的“病友互助计划”,面向轻疾带病人群,覆盖的病症种类多达近60种,包括中风、糖尿病、乙肝(部分)、心脑血管疾病等轻疾、慢疾的人群,受助人最高可获得10万元的互助金保障。

水滴“病友互助计划”,是国内网络互助行业首例面向轻疾带病人群的综合型抗癌互助计划,也是水滴互助在健康中国大战略下的一场充满情怀的社会实验。

“网络互助在过去3、4年里,一直聚焦专注在健康人群的抗癌保障上。‘病友互助计划’是我们在供给侧改革创新方向上走出的另一个新的很重要的一步。”沈鹏说。水滴认为,健康中国计划,不仅是让健康的老百姓持续健康,另一方面它也是让那些身患疾病的老百姓病有所医。

水滴也深知,既然一个首创,一定会面对很多不确定性。因此,对于水滴来说,如何不断的实践基于病友互助计划的运营,把不确定性变成确定性,是一个挑战也是一个机会。

做中国版的凯撒医疗集团

到目前为止,几乎所有网络互助平台推出的抗癌互助计划,仍只是面向健康人群。面向轻疾带病人群的抗癌互助计划,由于存在高赔付风险,成为网络互助平台的“禁区”。

水滴互助敢于打破禁区,进入此前保险界都不太愿意踏足的轻疾、慢疾的人群,一定程度上有对公司风控能力的自信。

水滴互助运营三年来,一直稳居行业第一,积累了丰富的风控经验。而且,从理论上讲,只要精准计算出风险概率,就可以确定适合互助计划的互助金金额,最终控制赔付率。

水滴互助做了深度的带病群体患癌发病率的研究,比如糖尿病人群不同癌症的发病率相对于健康体的差异,消化道疾病在不同癌症上的差异表现等。针对各种疾病的发病率,水滴做了一个全面的大数据的分析和统计,输出了一套针对病友互助计划精算预测模型。

计算网络互助计划的风险概率,底层运行逻辑依据的是大数定律。虽然从大数定律来看,网络互助计划的会员规模越大,风险概率稳定性越高。但水滴互助经过三年多的平稳运营,已经拥有超过8000多万会员,从宏观来看,会员的发病风险已趋近中国的自然发病率,风险概率已经基本趋于稳定。只要风险概率趋于稳定,平台就可以根据这个稳定的风险概率,进行核保、定价和运营等方面的风控,保证一旦出现发病风险,会员能得到约定好的互助金。

但更重要的还是情怀。

2016年的4月,沈鹏启动了水滴公司的创业。他把创业初心提炼成了一句话:用互联网科技助推广大人民群众有保可医,保障亿万家庭。希望能够有一天,可以打造出中国版的联合健康集团,或者是凯撒医疗集团。

我们不仅想给大家提供及时雨般的保障,也是希望大家可以享受更有性价比的诊疗。”沈鹏说,水滴公司希望更多的下沉市场用户,在保险上,可以有的买、买的着、买得起,而且能够放心买。因此,水滴公司一直在尝试联合各大保险公司共同推出更有竞争力、能覆盖更多人群的产品。

今年上半年,安心保险和水滴保险商城扛着可能会赔钱的压力,联合推出了中国首款可以投保到80岁的中老年百万医疗险。

这款保险是一年期的,对水滴公司来说,也是一次非常有情怀的社会实践。沈鹏跟安心保险的相关负责人说,“这个保险,我赔钱也会做。”上线5个多月里,这款保险非常畅销,也得到了中老年群体的认可,目前来看产品经营的非常稳定。

水滴保险商城也在和寿险公司探讨一些其他类型的保险产品,比如给农民工提供的寿险产品等。

而随着病友互助计划的发布,水滴互助在保障的方案上,做到了相对完整的覆盖,由仅仅保障健康群体扩展为慢病+轻疾的群体,构成了非常全面的互助保障的形式。

“从开始创业到现在,最关心的就是那些最需要被保障的群体,我们也一直在向这个方向努力。”沈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