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盟主有约》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章 晚归
没登录或者登录过期,请重新登录
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霏霏脸上原本礼貌性的笑容也在同一时刻僵住,眼睛瞪大。和我异口同声地喊出了出来:“怎么会是你?”

我瞬间懵逼,脑子好像被个炸弹打个正着,硬生断绝了所有的期待。

短暂的诧异后,霏霏脸上佯装出满面的恼怒之色,恶狠狠地瞪我一眼,冷哼道:“好啊你陈勿赖,没想到你竟然还有胆子搞这种勾当?”

被她这么一说,我那张原本就难看的脸涨成了猪肝色,天可怜见,我还毛都没干呢,就已经被搅和了。果然人倒霉起来喝凉水都塞牙缝。

我沉默不语,霏霏冷冰冰地瞥我一眼,径自走入了房间,狠辣的目光立马就发现了床头柜上的小卡片,拿起来阴阳怪气地讥讽我道:“怎么?默认了?没想到你看起来一副窝囊老实的样子,内心却是个下流胚子,真是让人恶心。”

霏霏的话让我无法反驳,恨不得立马找个地缝钻进去。张了张嘴,还没纠结出该说些什么来给自己解释,霏霏那一身低胸装和傲人的事业线就引起了我的注意。

等等,她怎么知道我在这儿?还知道我干了啥?莫非,我打电话叫来的上门服务,就是她?

越想越觉得有可能,但同时,我又不希望自己的设想应验。我抬起头,看着霏霏那依旧傲然的脸色,鼓起勇气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难道你……”

霏霏立马听出了我想说什么,脸色一变,立时打断了我:“想什么呢你!我是出来找你的。”

向来在我面前自视甚高的霏霏,竟有了惊慌的神色,我就是个傻子也能感觉到不对了。于是我走到床边拿起电话,漠然到:“哦……那我打电话去问问吧。”

说着,我作势要摁下号码。霏霏立马冲了过来,夺过电话挂上:“我警告你啊!别没事找事!”

霏霏的语气很凶,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凶,但显然没了底气。看到她这样,我什么都明白了,莫名心开始抽痛,比我自己受了委屈都痛。

无法控制地,我红了眼睛,扯着嗓子吼道:“霏霏姐!你为什么要做这种事?你这样做,对得起赵叔叔,对得起你自己吗?”

向来在霏霏面前逆来顺受的我,生平第一次,在她面前发怒,竟然不是为了自己,而是因为知道了她做这种事。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感到如此地心痛,我只知道我很难过,真的很难过。我更需要发泄愤怒,发泄这种因为霏霏自甘堕落而感到的愤怒。

霏霏在刹那间被我吓到了,只一瞬的愕然,她立马像只炸毛的猫一样,怒火翻腾,没有任何犹豫就往我脸上抽了一巴掌,像个泼妇一样尖声骂道:“你特么当你自己是谁呢?老娘干什么关你毛事?”

这一巴掌比在家里打我的时候还要用力,连牙关都能感觉到火辣辣的疼痛。我摸着刺痛的脸颊,看着霏霏,没再说话。

霏霏换上了那副和以往一样的面孔,斜眼瞥着我,目光中除了和从前一样的厌恶,还有这掩藏不住的愤怒之色。

沉默半晌,霏霏率先开了口,傲然道:“告诉你,窝囊废!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永远滚出我的视线,到死别再出现!二,回我家去,闭上你那张臭嘴,别跟我爸说些什么不该说的,今天的事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不然我会让你死的很难看!”

说完,霏霏转身,扭着翘臀和水蛇腰往外走去。

看着霏霏对我不屑一顾的背影,莫名地,我心中常年积压的怒火开始翻腾,脑中维持理智的最后一根弦,越绷越紧,濒临断裂。

一直以来,霏霏都扮演着那个高傲的角色。在家里,对我冷嘲热讽处处排挤,在学校,还要带领一帮同学挤兑我,即便是我已经躲到了角落,依然不放过我,就连现在,她自己误入了歧途,却依然趾高气扬在我面前扮演一个批判者,凭什么?

说到底,我没有做错任何事,她凭什么就可以自以为是?凭什么永远把我当成蝼蚁踩在脚下?凭什么欺我侮我?还当成理所当然?凭什么不把我当人看?

越想,我心中怒火越盛,我的脸因为愤怒而涨红,如同一只要吃人的老虎。

理智的弦,还是不可控地绷断了。

“站住!”

几乎是无意识的状态下,我猛地爆喝一声,霏霏浑身震了震,扭过头来,一脸不可置信低看着我,似乎并不相信我竟然会对她发怒。

见她站住了,我从包里拿出多年的积蓄,将厚厚一沓五颜六色的钞票直接甩在霏霏脸上:“我付钱了!今晚你是我的人!”

没等霏霏回过神来,我直接大踏步上前,深受一老,将霏霏整个身子抱了起来。

此刻的我,只觉心神爽利,在霏霏面前窝囊了这么多年,只有此时此刻,我才觉得自己终于像个男人。

但霏霏可不因此觉得惊喜,懵逼地看着我,好像看着个外星人一样。

不知是否因为精虫上脑的原因,我瘦弱的身躯,抱着霏霏竟然一点也不觉得吃力,三步并两步就走到了床边,摊手一放,直接将霏霏整个人甩到了床上。

霏霏一脸讶然地看着我,但目光中的厌恶和傲然没有丝毫减退,似乎并不相信我这个窝囊废真敢干什么。

我很不爽,没有任何用于就扑了上去,丑陋的脸直接买到了她两颗傲人的大白兔中央。

霏霏终于意识到,我不是在开玩笑,立时慌了:“陈勿赖?你想干嘛?放开我!”

她越挣扎,我的脸就顺势埋地越深,肉与肉的碰撞间,诱人的女性气味和香水味混杂在一起,涌入鼻腔浸人心脾,我彻底丧失了理智,兽血沸腾。

“把那嘛字去了,干!”

说完,也不顾霏霏死命地反抗,我伸出手,撕扯起她身上的薄衣。

此时的我心中充斥的全是报复的病态快感,哪里还顾得上什么怜香惜玉?只管粗鲁地撕扯霏霏的遮羞布。霏霏被我这突然的变化彻底吓懵了,竭尽力气反抗,带着哭腔大骂道:“你疯了吗?死变态你放开我!放开我!你不配!你不能碰我!”

饶是她反抗地在激烈,也只是个女人,跟已经丧病的我还是不能比的,我逮住了她的两只纤纤玉手,死死摁住,同时也用身躯压在了她挺立的胸脯上。

没有一点犹豫,我对着霏霏那冶艳的朱唇,重重吻了下去。

“唔——”

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